大公產品

首頁 > 藝文 > 正文

?知見錄\手機癮\胡一峰

時間:2020-01-22 04:24:37來源:大公報

  最近,給女兒買了手機,這是她最想要的禮物。我想,這與她身邊的人,比如我,老拿著手機,辦什麼事都用手機有關。日常所見,有類似願望的小孩,好像也非她一個。有調查說,人每隔四五分鐘就會看一次手機。這大概就是手機癮吧。

  上癮,在醫學或社會學上,可以用一堆指標測定。說白了,就是對某個東西離不開。煙癮、酒癮、茶癮、牌癮、官癮,都是如此。其實,大部分癮,靠自己的心力便可戒除。我的外公,在世時是半個多世紀煙齡的老煙民,從舊政權抽到新政權。八十年代初,有一陣子,可能是為了處理積壓商品,買香煙必須同時買味精或食鹽。香煙的消耗速度比味精可快多了。老頭子一氣之下,就此戒煙,到最後也沒再買煙抽。

  「癮」有社交功能。有位抽煙的朋友說,「來,抽支煙」,是他最有效的搭訕手段;「癮犯了,我抽支煙去」,又是遇到乏味尷尬場合的「煙遁」高招。回想我外公戒煙時,已退休在家多年,香煙的社交功能,於他而言,或許已不那麼重要,這大概也是他戒煙成功的原因之一吧。

  手機和香煙不同,不含尼古丁。那麼,我們真的和手機一刻也不能分離嗎?也未必。有時,手機壞了,幾天不用,清清靜靜,心裏反而舒坦。朋友圈裏也常看到「貼」著告示:某人因了某種原因,關機若干時間。這說明,比起香煙,手機癮裏的社交成分更大。抽煙喝茶,是為自己,手不離機,卻大半為別人。

  因此,我們需要手機,就像書生需要一頂方巾,將軍需要一匹戰馬。它是我們和自己的社會圈子保持聯繫,確認自己存在的一種方式。小孩子對手機充滿熱望,大概也是長大成人的天然訴求使然。就像一群毛頭小伙子,偷著抽父親的煙,和同伴們吞雲吐霧,粗聲粗氣地說笑;抑或,十來歲的女娃,悄悄穿起媽媽的高跟鞋,在鏡子前面顧影自憐。

最新要聞

最新要聞

最受歡迎

绝地求刺激战场下载 麻将血流成河怎么胡牌 赚钱导师微信号 捕鱼大师现金版官网 上海哈灵麻将app下载 体彩e球彩24元全包 正规网赚 四川熊猫麻将下载安 上海申城棋牌客服电话 一波中特一肖中码免费 微乐河南麻将手机版 游玩广西棋牌官方网站 118平码高手论坛 nba篮球比赛视频 四川麻将怎么胡牌 海王捕鱼vip账号 紫幻河南麻将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