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公產品

首頁 > 藝文 > 正文

?知見錄\用身體閱讀\胡一峰

時間:2020-06-15 04:24:35來源:大公報

  今年的北京書市在朝陽公園舉辦。周末的上午,我拎著袋子,前去淘貨。可能因為疫情沒有完全結束,書市規模比往年縮水不少,買書人也少。北京書市始於九十年代,最早設在勞動人民文化宮,也就是太廟。我上大學時趕上了最後幾次。那時賣書的多,人也多,擠來擠去,足可逛上一天。二○○二年開始,書市轉移到地壇公園。二○一四年,又搬到了朝陽公園。

  現在的書市不如以前熱鬧,主要因為網購發達了,即便淘舊書,也有專門的舊書網站。以我而言,近來從實體書店買的書,十無其一。

  我有一種感覺,這些年,「閱讀」被反覆炒作,幾乎成了受人膜拜的象徵,書店也像泥雕木塑的菩薩,為了閱讀膜拜而擺擺樣子,而書市,彷彿進香祈福的廟會。但一年一度的書市,我總會抽時間逛上一圈,不為進香,只如訪舊。

  和前幾年一樣,今年書市專設古舊書區,這正是我的重點所在。書市最早打的是「特價牌」,後來又打「文化牌」。不管怎麼宣傳,書市都不過是平民的樂園而非收藏家的拍賣會,並無什麼珍稀版本,所謂古舊書,不過是出版年代稍早一些的書罷了。偶然有些民國時期的書刊,即便價值不高,也被鎖入櫃中,視若珍寶。好比《藤野先生》裏寫的,把白菜「用紅頭繩繫住菜根,倒掛在水果店頭」。

  不過,快樂並不總和珍稀畫等號。淘書,尤其淘舊書的樂趣在於隨意翻檢,從發黃的紙頁中讀舊如新。還有就是紙張帶給指尖的感受。我以為,除了思維的認知,閱讀還意味著某種身體感知,手指與紙張的接觸、翻動的速度和頻率,以及書的厚薄、開本,包括紙張的粗細、色澤,都影響著閱讀本身,帶給人的感受絲毫不亞於書的內容。對於我們這些從紙質書年代過來的人而言,尤其如此。而這是網購無法提供的。為此,書店也好,書市也罷,重要的事或是維持和提高閱讀的身體感知吧。

最新要聞

最新要聞

最受歡迎

绝地求刺激战场下载 天津十一选五开售时间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 湖北快3走势图三同号 股票配资平台可问金多多建议 时时彩包胆赔率 七乐彩开奖结果= 彩票博彩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记录 用友股票 精准平特一肖免费资料大全 股票期权交易规则 山东群英会彩票下载 股票怎么玩下什么软 内蒙古十一选五规律 东京快乐8开奖视频 炒股配资介